当前位置魔域首页139找魔域魔域私服新区发布网

那年的哥为了魔域折磨和压榨自己哥连去网吧的路

变态魔域幻界大陆是玩家的安全区,在这片大陆中,任何自相残杀的行为都被严令禁止。是不准许PK的!

变态魔域

说到玩网络游戏魔域,还得从我的好朋友阿枫说起。

阿枫是我的好朋友,他是一个浪漫,很让人开心的那种阳光男孩。某年某月某天的下午,我和朋友去他家玩,看见他在玩魔域,看着他痴迷的样子,我问:好玩吗?他回答,好玩。于是我第一次接触了魔域。

由于是第一次玩,虽有他在旁边指点,但仍免不了被杀的命运,每次被杀时,阿枫总会说,丫头,我会帮你报仇的,不要担心。
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,我也在游戏中慢慢长大,我们一起练级,一起看那些亮丽的风景。

可惜好景不长,他由于工作的原因,离开了这个游戏,留下了我一个人。

由于他不在,我上线不知道做些什么好,总是无聊的发呆,总想去看看那些美丽的地方,有时在一个美丽的地方,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,看着这些风景,就会想起陪我一起“长大”的阿枫。

某年某月某天的晚上,我一个人无聊的在结婚处傻傻地发呆,突然一朵朵鲜花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吃惊一看,原来一个带着皇冠的男生正在向我送一大把一大把的鲜花,大部分是99,偶尔也有几束999,看着这些鲜花,我既幸福又惊讶。于是我发一条消息问他,你认识我吗?干嘛送我花。他的回答也让我吃惊,“我想送就送呗”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,他在游戏中叫魔域双雄,555战,全区排名第一,从那以后,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送我大量的玫瑰花,很快,我的鲜花排行榜升到了第二。

这个时候,我才325战,还是会被人追杀,于是,他叫我进他家族,一进他家族,我马上就快500战了,他笑着对我说,你可以报仇了。

从此以后,我们在迷宫,在海桥上到处追杀我的仇家,几乎杀过我的仇家都成为我的剑下亡魂。

不知道在这个游戏中,我还能玩多久,还能走多远?一些最美的风景,一群关心过我的人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。

如果两个人的天堂,像是温馨的墙,幸福是否就像一扇铁窗,候鸟失去了南方。

老久久魔域原先不从不相信网上的好友,就算他跟我是那么的好,我也不可能说借装备阿,宝宝阿什么的给他们,上线除了练级练宝宝就是赚钱,极少跟人家聊天,自从来到了广东十五区后我变了,变得有时我自己都在怀凝这人到底是不是我。

老久久魔域

我没想过我的离开,让你如此地记恨,内心的阴霾永远也无法释怀。又有谁能清楚,我的冷漠是经历了多少故事?

不是不相信你,而是你的话让我无法不去质疑。那时的我们曾羡煞多少玩家,我们如胶似漆,好到就像真正的夫妻。

不了解内情的人一直认为我们是现实的夫妻,你每一次的温柔,我都想炫耀。只因你曾说过不喜欢我太出风头,于是我安静地在你身后。

原本最喜欢聊天的我也放弃了热闹的人群,原本喜欢偷懒的我也学习了副本,原本笨笨的我也渐渐学会了经商。你每天在线的时间很少,我便撑起了你的摊位,每天都在和人砍价中。

其实我很不愿意做这些事,为了你,我做了。

我想说我好累,可是你每天上班比我更累,我选择了沉默。

我们越来越亲近,你说你想来找我,我起初胆怯,可是你经常表现出想见我的想法,我便也没再拒绝了。可是哪有这么顺利呢?我忘记还有一个人,是我们一个区过来的,他曾是我的伴侣。

这区我选择失忆,假装不认识他,我没告诉他我是谁,可是哪有人会这么相像,何况是像我这般的女子。

他找到你现实老婆的号码,然后那天她上你的号把我T了,然后飞一些鸽子,矛头指向我。

我一时间不知所措,我想你是看见了耳朵吧,你看见你老婆说的话了吧?我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不知羞么?

我哭了,不是委屈,而是你没有站出来为我说一句话。我不怪你,如果连疼爱都变成一种伤害,那未来还有什么好期待的,只是我们在错的时间遇到。

我擦干泪,微笑着面对朋友。我不想删号,好在和几个商人有商业,于是把身上的东西迅速地处理掉,私底下几个朋友的挽留我也拒绝了。

离开对我们都是好的,不是不痛的,只是无可奈何花落去。我已是不堪一击的脆弱无力,你要是挽留,我一定拼了性命的留下,不为什么名分,只为每天多看你一眼。